上犹新闻网
首页  >  教育  >  卫兴华:不做风派理论家

卫兴华:不做风派理论家

2019-11-07 21:20:11 来源:常山新闻网 作者: 编辑:

据中央广播电视台《中国之音》(China Voice)报道,新中国成立以来,一批经济学家一直在悄悄地就中国的经济建设提出建议,并孜孜不倦地探索如何富民强国。其中之一是研究《资本论》的权威。他毕生致力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中国化。他是著名经济教育家、中国人民大学名誉一级教授魏兴华,刚刚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

60多年前,魏兴华仍然不愿意扔掉发黄的《资本论》,把它放在他能找到的任何地方。它的几乎每一页都标有红、蓝、黑三色的笔,以展示不同的体验。密密麻麻的小字记录了卫兴华第一次看《资本论》时难以形容的兴奋。他说:“我可能已经读了30到40遍以上的章节。特别是,核心理论部分已经被反复研究,现在仍在研究之中。”

1952年,魏兴华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第一名研究生,留在学校任教。在接下来的60年左右,每次他给学生上第一堂课,他都会反复提醒他们不要成为理论家。魏兴华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来评论。不仅上,不仅书,不仅风,实事求是地追求真理。我说的是学习上的“四严”:严肃的态度、严格的要求、严谨的学风和严谨的论证。不要跟随潮流,也不要成为风学派的理论家。”

这是魏兴华对学生的要求,也是他终生学习的原则。因此,他并非没有损失。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里,他被命令靠边站。甚至讲座的内容也是严格限定的。魏兴华从不怀疑他的坚持有什么问题。相反,他成了每一片乌云的一线希望。他说:“一切都分为两部分,所以我不能参加现实主义政策的宣传和社会主义部分的教学。让我谈谈资本。”《资本论》远非现实的基本原则,所以它对我也有好处。为什么我后来读了更多的《资本论》?我读了一遍,每次读《资本论》,我都会有新的东西。"

在一遍又一遍地阅读《资本论》的过程中,魏兴华熟记了许多重要章节,不仅他更擅长说教,更重要的是,他总能找到最恰当的观点来支持中国在发展中遇到的许多问题。魏兴华说:“例如,《资本论》在第一卷第一版的序言中说,我不必把资本家的脸涂成玫瑰色。我认为社会发展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更不用说个人对经济史的责任了。也就是说,它不要求资本家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剥削制度负责。我认为这个观点非常重要。我们过去只从事成分理论。这不是马克思主义。”

他第一个提出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理论,第一个系统地研究和探讨社会主义经济运行机制理论,第一个提出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组成部分...魏兴华在春秋时期发表了60多年的2000多篇学术论文。中国人民大学的邱平海教授感叹这一记录令人钦佩。邱平海说:“到目前为止,已发表学术论文2000多篇,发表了大量学术著作和教材。至于魏教授每年公布的结果,到目前为止,我们经济学院还没有人能够打破这个数字,这可以说创造了一个非常惊人的记录。”

令业内人士更加钦佩的是,魏兴华总能在国家经济改革和发展的关键时刻及时清理谬误,铲除根源,用毕生的心血推动马克思主义原则的中国化。

1987年,魏兴华多年来对流行的“效率第一,公平第一”提出异议,主张效率与公平并重,一度引发学术争议。反对者甚至认为这是“对邓小平理论的否定,对改革开放的否定,对市场经济的否定”。尽管如此,魏兴华仍然无动于衷。他说,“我是个学者,我追求真理。”魏兴华说:“我写书和写文章是为了统一效率和公平,并同等重视它们。现在我们都承认分配是不公平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中央政府正在努力,强调共同富裕。正如马克思所说,“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区别于以往任何社会制度的最基本的东西。”

学生何赵鹏知道魏先生的坚持来自哪里。在魏先生桌子的玻璃盘子下面,总是有一张年轻的魏兴华和他的两个同伴的黑白照片。那时,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从事地下工作。他们曾经在监狱里被敌人俘虏,后来因为找不到证据而被释放。魏兴华出狱后,去了北平。然而,他的两个同伴再次被捕并被杀害。这成了魏兴华终生难忘的遗憾。他赵鹏告诉记者:“这张照片一直保存到现在。他说许多朋友和同事在他参加地下革命时死去,他活了下来。只要他活着,他就会用他全部的精力和时间去做一个学者应该做的事情,把他的力量奉献给祖国和社会主义的建设。”

魏兴华小学时,老师给他取名为“魏仙贵”,希望他将来能享受所有的荣华富贵。卫兴华从小就目睹了日军的暴行,渴望与日本侵略者战斗,振兴中国。当他在日本占领的东野镇的一所附属中学上学时,他改名为“卫兴华”。他说,他一生都坚持要为自己追求的理想与错误的反马克思主义观点进行辩论。“那时我们做地下工作,参加共产党吗?没有薪水,没有治疗,完全自我牺牲。是一种追求,是对自己理想的追求,是对共产党建设美好国家的追求。那时,我们不怕牺牲、逮捕或斩首,正是这种坚定的信念支持了我们。”

60多年来,卫兴华的作品和其他作品也见证了中国经济界几代著名学者的成长。韦杰、李连仲、黄桂田、张玉、马清泉……“桃李满天下”,这是魏兴华的幸福。

90岁时,白发苍苍的魏兴华仍在不停地写作。他的儿子伟鸿看起来很苦恼,并敦促他的父亲不要这么麻烦。然而,他听到的答案是:把研究结果写下来也是生活中的一大乐趣。伟鸿说:“当他躺在床上腰疼的时候,他无法起床,因为他很疼,甚至连吃带喝的水都没有。然而,他仍然在床上拿着一块硬纸板,用信纸填充,并在床上写文章。他说写东西和研究《资本论》是一种乐趣。”

魏兴华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他为自己与共和国一起长大,为祖国建设奉献了一生而感到遗憾。这是他无悔的追求,也是他幸福的源泉。魏兴华说:“我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为新中国和中国的解放而战,为如何使我们的国家富强而战,为普通人民的繁荣、福祉、和谐和共同繁荣而战。”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买彩票 河北快3投注


上一篇:昔日小虎队陈志朋,巴黎时装周造型妖气十足,一般人看不懂

下一篇:湖南湘潭县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该如何减少此类事故的发生呢?

© Copyright 2018-2019 kotomusik.com 上犹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